资讯详情

天生一个凤凰湖

查看: 553/ 来源: 元谋之窗网 2020-01-04 14:36

我想,凤凰湖就是上天为元谋缔造的母亲或恋人。

        叫凤凰的地方很多,素有“东方人类故乡”之称的元谋也不例外。这里有龙,叫龙川江;有凤,叫凤凰山。凤凰湖,以前只在传说中听过。



        相传远古时期,元谋坝子是一片汪洋大海。这片海域是西海龙王的故乡。海的西面是美丽而神秘的凤凰国。西海龙宫中英俊潇洒、勇敢无畏的白龙王子与凤凰国年轻美貌、温柔善良的凤玉公主在凤凰湖相遇相知并相爱,演绎了一个美丽而凄婉的爱情故事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长什么样,老人们说不清,年轻人更道不明,只知道在想象中它很美,很神秘。越想就越美;越美自然越想。



        也许是干热河谷气候的缘故吧,没有冬天的元谋,人很不安分。不安分时总喜欢满大街瞎逛。之后总不免一阵胡思乱想。



        可惜三年前元谋县城人多街窄。街道不够逛,元谋又没有公园。在公路上散步,就成了元谋一道独有的“风景”。



        夕阳西下,元双路上满是散步的闲人。不知情的外地人看到太阳落山,三五成群的人就约着挤着往城外的公路上走,以为有什么西洋景,急匆匆就跟了去。走到脚跟都疼,除了几片庄稼地,一条衣襟褴褛的河,什么也没看到。问问行人,才知道大家都是来散步的。叹了口气,摇摇头,只得打道回府。由于在公路上散步,有时免不了发生车祸。但时而发生的灾难并没有阻止大家放飞心灵的脚步。



        要说元谋人最容易胡思乱想的事,也许就是希望有一个公园散散步,放松放松一天紧张的心情了吧!当然,再奢侈一点的想法就是能有一个湖,洗涤一下心灵的尘埃。这事盼了很多年,盼白了几代人的头发。



        所幸的是三年前,元谋人的胡思乱想竟然变成了实现。那条河床不平,堤岸犬牙呲互的龙川河一夜之间变成了风景秀丽、婀娜多姿的龙川江。



        在龙川江岸边建成了凤凰湖公园。它犹如神助地从大片荒滩野涂中“长”出了出来。凤凰湖虽然年轻,但短短三年的时间,凤凰湖就成了元谋人心灵的憩园,元谋人就把她当成了心灵的母亲。



        说凤凰湖是天生的,一点也不夸张。一是凤凰湖公园建得太快,犹如从天而降,短短半年时间就建成;二是,规模大,占地上千亩;三是风景太美,犹如仙界落下的尤物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呈半月形,有近千亩水域。水中有鱼、有菏、有睡莲,有芦苇和席笋草;岸边有沙滩,有音乐喷泉,有水吧……当然,少不了彝族舞蹈、广场舞和健身迪高。早晨,凤凰湖属于老人和喜欢健身的年轻人。老人们练练太极,遛遛鸟,一天的好心情自然就有了,年轻人沿着凤凰湖周围跑跑步,吹吹风,一天的精气神也就足了。



        中午,凤凰湖属于水、花、鱼、鸟、树的世界。湖水是主角,借着蓝天洗一洗脸,对着太阳照照镜。兴致来了把风捻成鱼鳞,或给芦苇和芦笋挠挠痒,或把阳光做成金线,逗逗鱼儿,扯扯睡莲;累了困了在阳光的抚摸下打个盹后渐渐睡去。



        花也不愿闲着,水中的荷花和睡莲从四月初就争先恐后地开了起来,一直盛放到中秋,有时给岸边的人抛个媚眼,抑或给水中的鱼儿当个玩具;



        叶也绿了起来,给鱼儿撑把伞,给小青蛙做个床。岸边的花四季不败,被树荫宠着,被绿叶抱着,有的还被举在树梢。



        鱼是不甘寂寞的主,把湖水当舞台,有时集体舞蹈,有时个体表演,有时炫炫特技。如果发现观众太少,就索性躲在莲叶下发发呆、偷偷懒,或者谈谈恋爱。



        鸟儿躲在树荫下,享享天伦之乐,妮妮喃喃卿卿我我,偶尔也亮亮歌喉。正午的阳光太热,它们恰好利用这段难得的时光享受享受生活。



        树,用风梳梳头发,用阳光按摩按摩身体,老老实实地做一个观众,看看湖水,听听鸟鸣,撑一片绿荫,等待闲人。



        傍晚时分,凤凰湖渐渐热闹起来。



        老人、小孩、青年人、中年人,不分长幼,不分男女,便成了这里的主角。这里成了公共乐园:老人在湖边散步,小孩在沙滩嬉戏,情侣在喂鱼食;



        大妈们的广场舞才开张,老少爷们的彝族舞蹈三跺脚已经开始,迪高声中,热爱健身的青年男女展现着青春的舞姿。



        夜晚,这里成了歌的海洋、舞的世界,成了老少皆宜的娱乐场、运动场、赛歌会、炫技场、健身房、养心堂……各种乐器齐上阵,种种舞姿炫出来。



        喜欢热闹的往凤凰湖广场凑一凑,喜欢清静的到湖边走走。或坐在水吧听听轻音乐,捡个远离人声的地方歇歇脚;或躲在竹树怀抱中享受个人的小世界,数数星星,看看天空,发发呆,都别有一番滋味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便成了元谋人心灵的栖息地:心情愉悦时传播一下正能量;累了困了来歇歇脚;闷了烦了来吹吹风;苦了痛了来这里唱唱歌、跳跳舞。生活中的不如意都能在风中被揉碎,在水中被融化。



        午夜时分,把安静留给凤凰湖,把好梦留给自己,睡一个好觉,第二天就可以轻装上路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公园大气,大小广场七八个。最大的广场可容纳上千人,可以举办文艺晚会。最小的广场也能容纳上百人。



        广场与广场之间以树为屏障,以竹为篱笆,以花为点缀。连接广场的是一些小径,弯弯曲曲,缘湖环绕。



        有时转一个弯就可以找到一方僻静之所,享受一下独处的滋味。在寂静处待得太久,往前紧走几步,一转身又回到了人声之中。有的小径一直通到湖中,游人可以享受一下水榭亭台的感觉,找找古诗词的意趣。也有的小径通往滨江大道。湖与江,就隔着几排绿树,几篱花墙,几许人声。



        那些生活中如意不如意的人,都可以找到心灵的归宿,那些出世或入世的高人,在这里也各得其所。你乐与不乐,忧与不忧,湖就在那里,树就在那里,花就在那里,清风和鸟声就在那里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公园设计精巧别致。主广场周围清一色棕榈树,彰显南国热带风情的主色调。



        在广场与湖交接的地方是一个音乐喷泉,暮色降临,整个广场舞步和音乐同步,喷泉与心灵齐舞,闲人与游鱼同乐。广场的墙壁上是有关元谋的故事传说,这是元谋很具魅力的动感地带。



        湖边有两条主干道将整个公园连为一体。一条是用石板铺成的滨江大道,沿江而建,宽敞平坦,一端往南直通凤仪公园,一端通往能禹小镇向北延伸。



        另一条是鹅卵石铺成的湖边小径,沿湖而建,如婉约的宋词曲曲折折,平平仄仄。在宽阔之处,小径一分为二,或者一分为三;在狭长之处又悄然聚拢,分分合合之间景色各异,动静有别。两条路时分时合,时聚时散,把凤凰湖捧在手心,拥入怀中。



        有时用歌和舞取悦她,有时用清风鸟声抚慰她,有时用灯光竹影和星星月亮装饰她的梦境。这样,竹树花鸟、星月风云、歌舞灯人便自然地融为一体。



        凤凰湖是一首四季不歇的心灵牧歌。



        湖边以最能代表本地特色的凤凰树、攀枝花树、三角梅为主打品牌,杂以其他热带花木,四季常绿,青藤翠蔓点缀其间。



        春天湖水清冽,木棉怒放,杂花盛开,树叶鹅黄青媚,撩人心扉;



        夏天浓荫匝地,湖水绿入心底,红莲点染,凤凰花如云似霞;



        秋来湖水瓦蓝,木叶不凋,鸟声清脆,雨润风暖;


        冬天清晨的湖面薄雾轻笼,如梦似烟,翠蔓青葱,恍若跌入隔世梦境。



        自从有了凤凰湖,百姓们就不用再到公路上去散步了。忙碌了一天,来凤凰湖走走,所有的疲惫随风而逝。大家的脚不再流浪,心有了归宿,找到了安放灵魂的憩园。



        一位白发飘飘的老人说:“我们终于赶上了好时代,好时代就是老百姓的天。



        ”我想,凤凰湖就是上天为元谋缔造的母亲或恋人。这样想着,突然想起《凤凰山传说》中的那首古老的情歌:



凤凰花开凤凰飞

凤凰湖水惹相思

红莲花开千万朵

不知哪朵属于我



凤凰花落凤凰叫

白龙只为凤凰笑

晚霞落入凤凰湖

红莲一朵解千愁

……


作者:元谋一中/李建中

摄影:天之传媒/张昆

用户评论更多>>
x

评论

"扫一扫"手机端预览
加载中,请稍候...